为何法国人先要改革,后要自由?

时间:2020-06-15    热度:164

为何法国人先要改革,后要自由?

此刻我发表的这本书,并非一部大革命史。这段历史已有许多辉煌巨着来描述,我不想再写。本书是针对这场大革命所做的一项研究。

为了将自己的命运截成两段,以一道鸿沟将之前存在的与之后希望呈现的隔绝开来,法国人以其他民族未曾有过的牺牲精神,在一七八九年付出了最大的努力。为了实现目标,他们採取了各式各样的预防措施,以免把过去带进他们的新生活;他们对自己设下种种严格限制,要把自己塑造成与父辈完全不同的形象。总之,他们尽其所能使自己变得截然不同。

在《旧制度与大革命》的前言,托克维尔开宗明义提到,自己写作的并非一部大革命史,而是针对大革命所进行的研究。他所欲探讨的是,「这些法国人由于哪些事件、哪些错误、哪些误判,最终放弃了原先的目标、忘却了自由,只想成为世界霸主身边平等的僕役;为何一个比大革命推翻的政府更强大专制的政府,会重新夺得并集中所有权力,取消以如此昂贵的代价换来的所有自由,以虚幻的表象取而代之?」

他从而讨论了旧制度中,贵族的权力如何逐渐被君主专制取代;贵族阶级没落,却仍保有其特权,使得法国人民对不平等的恨意越发强烈;有产阶级为了证明自己有别于一般平民,如何在旧制度中藉由争取特权来谋得地位;人民如何因为对不平等的愤怒、对特权的喜爱,最终成为一个个分散的小集团,彼此疏离且不再关心公共事务;当法国人原有的温和风俗,摆脱了宗教、旧习惯,以及法律对人加诸的限制后,如何不受控制,使他们在大革命时成为了最粗暴的民族;没有政治实务经验的文人,如何透过他们的理想引导人民完成这场暴烈的革命,又产生何种弊病;社会主义如何从专制中诞生;而重视平等却不重视自由,使得法国一次又一次在大革命后迎向专制政府。

然而,这些犀利的批判并不代表托克维尔不认同大革命,他讚扬人们「不只是要建立民主的制度,还要真的自由;不但要消灭特权,还要彰显并保障人民的各种权利。这是青春、热情、自豪的时代,充满慷慨和真诚的感情。儘管它有各种谬误,但会永远铭刻在人们心中,并且很长一段时间都将让那些想腐蚀或奴役人类的人不得安宁。」

而从附录里托克维尔对三级会议省朗格多克省的讨论中,我们能见到托克维尔理想中一个较为健全的制度。

本书出版于一八五六年,距今已近一百六十个年头,我们依旧没有脱离公共精神丧失、贫富差距加深、对阶级不平等与特权的憎恨、对强势领导人的期盼等问题,托克维尔对欧洲古老政体种种弊病的分析,以及对平等社会提出的警讯,在如今看来,仍旧值得我们深思熟虑,亦是历经两百年,托克维尔之声望仍然高居不下的原因。